第五百二十八章 北玄之战-黑科技大宗门-
黑科技大宗门

第五百二十八章 北玄之战

    说罢,瑾瑜言的目光放在了一队人身上,大声说道:“你们都是造化境巅峰武者,代表的不仅仅是你们自己,更是北玄剑宗,是北玄剑宗身为八星宗门的颜面。”

    “你们是造化境巅峰,而你们的对手也同样是造化境巅峰,甚至他进入造化境巅峰才一个月不到,对于力量的理解可能都没你们深。”

    此战,若是赢了,不值得欣喜,在我看来,那是必须的,你们进入造化境巅峰最少的都有三年了,修炼的都是造化武学,不应该输。

    输了,意味着北玄剑宗培养弟子的方式是错误的,北玄剑宗也不是温柔乡!不是你们的保护伞!更不是你们颐养天年的地方!

    今日此战若败了,我会建议宗门改革,北玄剑宗也应该要改革。淘汰该淘汰的弟子,削减该削减的资源,多出来的资源,去培养真正地强者,敢打敢杀,敢进地窟的弟子。

    北玄剑宗要的不是一群贪生怕死的弟子,而是能战的精英!

    这话,再次引起了一阵低声热议。

    瑾瑜言也不管他们,目光看向陆玄这边道:“这不是大众赛,出战顺序随意,胜者留下,败者退场!”

    “其他造化境若是觉得自己可以的,大可上擂台一战,留在最后的就是胜者!我不希望到最后,倒下的都是我北玄剑宗的弟子!”

    陆玄微微挑眉,这倒是野性随意的多。

    当然,也最好这样,若是规则太多了,那就不叫武斗了,干脆不要战好了。当然,陆玄最喜欢的还是有人敢战就可以上去,这个得好好把握,到时候多骗点人上擂台,灵石这东西再多他都不嫌弃。

    而另一侧,高台只是,北玄剑宗宗主和长老也都不说话,他们倒是想说话,只是旭日王坐在那里,什么话都不说,冷着脸,他们也只能无奈的选择了沉默。面对一位超脱境大宗师,他们还能干吗?

    跟旭日王对着干?一巴掌能呼死他们!

    其他人皆是站着围观,没有给他们准备主席台、吃喝座椅什么的。武者,不会站着看完一场比赛都做不到,真要是做不到,也就不是什么武者了,连普通人都能做到的事情,武者若是做不到,要要培养这些武者干嘛?

    有什么作用?

    这样的比赛场,很简陋,比一些低星宗门的大比都不如。

    可这个简陋的赛场,却是有着无数强者的观战,这是低星宗门没法比的。

    可也有一点,若是今日没有陆玄参战,北玄剑宗的宗门大比也只是玩玩而已,比起惨烈程度,跟低星宗门都没得比。

    低星宗门的大比,打假为了争夺资源,互相之间下死手都有可能。哪像北玄剑宗之前那般,都是点到为止,别说重伤了,就是受到轻伤的人都是不多的。

    北玄剑宗的宗门大比,是瑾瑜言主持的,也由瑾瑜言来做这个裁判,他看了看底下众人,说道:“北玄剑宗是主场,先上来一人!”

    擂台下,几位年轻人对视一眼,很快,一位手持长枪的武者走上擂台。

    “北玄剑宗,真传弟子白旭辉,造化境巅峰武者!”

    陆玄微露疑惑,在他身后,王启文小声解释道:“我们来北玄剑宗时间不长,但也知道一些,造化境巅峰武者中,白旭辉师兄的实力不弱,但在这十人中,应该是最弱的,而且实战很少,比我门当时都要少,我们都是从血战里面走出来的。”

    陆玄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听懂了,这些事情,他了不了解也无所谓,他也不在乎,不过王启文既然说了,他也就听着,纯粹当故事听好了,就连王启文语气中都有些看不上这些造化境,更别说他了。

    不过白旭辉第一个上来,应该是已经商量好了的,白旭辉的实力最弱,最适合上来探一探他的虚实。

    白旭辉赢了,那么此战北玄剑宗就直接胜了,若是白旭辉败了,他们也可以看陆玄的表现,安排下一个对手上来。

    当然,这些都是陆玄自己的猜测,是不是这样还得打过之后才知道。不过陆玄觉得自己猜的应该**不离十了。

    不过即便如此,陆玄还是特意看了眼王启文,王启文来北玄剑宗的时间应该不长,还是记名弟子,却能了解到这么多东西,显然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这跟北玄剑宗原本那些弟子不一样。

    那些人恐怕不会去了解那些东西,可王启文和谭旭是从弱小宗门走出来的,他们骨子里有的就是争,争任何资源,哪怕不惜重伤,不惜丢了性命都要去争。

    血界之中就是如此,如果不是为了血界果,谁会进入血界那种九死一生的地方,不仅要面对血兽,还得提防其他武者。

    哪怕来了北玄剑宗,这种敢拼的血性依旧没有消失,陆玄也不希望两人的血性消失,不然就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了。

    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两人也丝毫不在乎得罪不得罪白旭辉,敢说这话,就证明他们真的敢拼。

    “上来一个最弱的,想试探我的虚实,不过他们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好,只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种小把戏没有任何作用。”

    陆玄心里一笑,想法是这样的,他却没有打算一击击溃白旭辉,这就无法做到利益最大化了。

    陆玄一跃,直接上了擂台。

    擂台之上。

    比赛一开始,白旭辉就展现出了北玄剑宗真传弟子的实力!

    长枪出击,隐隐传出虎啸之声!

    而陆玄也动若脱兔,脚尖踏地,迅猛若虎,瞬间以曲线角度,近身白旭辉。

    白旭辉反应速度极快,试探的一枪,还未扎出,马上被收回,枪身抖动一下,长枪中间开始弯曲,下一刻,长枪好像化身长鞭,以惊人的弯曲度朝陆玄脖颈卷绕而去。

    陆玄闪过一枪,盯着看了一下,挑眉道:“长枪能练到这地步,不简单。”

    枪,在很多人看来,都不是近身战适用的武器,枪身太长,被人拉近了距离,武器的威力就呈现不出来了。

    可白旭辉却是完全没在意这些,陆玄近身的同时,他长枪心随意动,随意弯曲曲折,这样一来,丝毫不比刀剑麻烦。

    “不愧是北玄剑宗真传弟子,虽说没有多少次实战,可对武学的领悟却是不低!”

    擂台下,王启文脸色有些凝重道:“都说长枪如龙,龙可大可小,可伸可曲,很厉害”

    两人正说着,作为裁判的瑾瑜言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皱眉道:“华而不实!”

    “兵器只为杀敌,练的能弯曲又能如何?威力增加了吗?长枪既然怕近身,那就不给对方近身机会,有这功夫练弯曲的本事,还不如增加枪速!

    何况,枪者本就直中取!

    既然做不到,那干脆练短兵器好了!”

    这话说的,王启文和谭旭以及周围的弟子都是无言以对,好像也不算错。

    瑾瑜言身为一宗之主,而且还是超凡境中的强者,眼光不是他们能比的,甚至都可以说,王启文等人才灵动境,很多东西都看不透,看到白旭辉长枪挥挥洒洒,那是真的好看,就以为白旭辉枪法不错。

    可有些东西,不是外表好看就行。

    武学,那是为了杀敌的,可不是为了好看的,好看的话就别修炼武学了,随便耍几下也比现在好看。

    白旭辉对枪法的领悟绝对不差,可那聪明劲却是用到了华而不实上面,对于枪法威力的增加没有多少,倒是缺陷不少,瑾瑜言随便看几眼,就有不下于十几种办法击溃白旭辉。

    这就是境界不同,眼界不同带来的。

    王启文看不透的东西,瑾瑜言一眼就能看出很多问题。

    瑾瑜言一边看着台上交手情况,一边皱眉道:“差距还是有点的,白旭辉若是只有这点东西,未必能获胜。而且我看陆宗主那边好像也没有使出全力的样子,一会得上一个比较强的才行,起码也得逼出陆宗主的真实情况才行!”

    瑾瑜言心中想道,他是想让陆玄羞辱一番北玄剑宗的弟子,可也不希望北玄剑宗的弟子被陆玄轻易就击溃了,起码也得反抗几下吧!

    同时,瑾瑜言传音道:“陆宗主,你这可是在跟白旭辉在玩,我要的可不是这样的,要快、狠,速度击溃这些恩,这样我才能以我的心意改革北玄剑宗!不然你这样,会让我很难做的,他们还以为自己实力不错,能够与你周旋一番!”

    陆玄一脸懵逼,你这是啥情况,都开始指挥起我起来了,搞黑幕啊!

    是不是怕我拿太多的灵石了?

    话是这么说,可陆玄也没办法传音,他才造化境,根本做不到传音,只能听瑾瑜言说。

    “陆宗主,答应你的灵石绝对不会少的,如果对灵石数量不满意,我还可以加,只求陆宗主击溃他们!不要给他们反手的余地!这样才能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差距!他们与下过地窟的武者之间,那巨大的差距!”瑾瑜言继续传音道。

    陆玄想了想,没意见了,只要拿灵石,他是没什么意见的!

    瑾瑜言传音的功夫,台上的局势出现了变化。

    因为陆玄真的有些认真起来了,刚刚就是跟白旭辉在玩玩而已。

    白旭辉一枪扎出,陆玄脚尖踏地,凌空跃起,躲过了这一枪。

    下一刻,白旭辉仿佛觉得这是机会,长枪没有刺向陆玄,而是刺向旁边的虚空。

    陆玄看出了一点东西,白旭辉实战经验的确不多,不过这一枪倒是不错,是预判。

    预判陆玄跌落的时机和位置,那时候的陆玄缺乏必要的反击手段。

    这样的预判和出手时机,一般武者都难以做到精准掌握。

    白旭辉显然不在其列,对方一枪扎出,连瑾瑜言都微微点头,这一枪不错!

    可下一刻,就在陆玄即将跌落的时候,一旦落下擂台,很可能被一枪扎透,其他人都有些为他捏把汗的时候,陆玄忽然动了!

    只见陆玄左脚踏空,身体陡然往上抬了一截,接着右脚向前迈了一步,一脚踏中白旭辉的枪尖!

    白旭辉全力出枪,枪尖一下子被踩的有些弯曲。

    而陆玄借力往前飞扑,眨眼间的功夫,再次近身白旭辉。

    此刻的白旭辉,前力用尽后力不济,恰好处于一个真空期,陆玄对时机的把握也相当精准。

    在白旭辉收力的瞬间,一拳击中白旭辉的胸口!

    不等白旭辉回击,陆玄冷笑一声,变拳为掌,飞速探手,一把捏住对方持枪的手腕!

    在众人还没回神之际,陆玄双腿交替踢出

    眨眼之后,两人分开,陆玄表现的跟个没事人一样。

    白旭辉则是面色潮红,忽然一口血液从口中喷出,略显失落道:“我败了。”

    这不是生死战,擂台赛虽然以生死战的决心来打,可他此刻胸骨断裂,内腑震荡,力道用尽,再坚持,也只是拖延时间,加重伤势的份,没必要一直打到快死的地步。

    白旭辉显然神色有些不对,显得沉默,脸色发红,刚开始,他与陆玄周旋了许久,本以为能够探查到陆玄的虚实,可没想到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太久,陆玄的攻势就变了,一种压人的气势就压向了他。

    他败了,败的很惨!

    而且他现在也知道了,陆玄之前只是再跟他玩玩而已,真的认真起来,随意就能击溃他。

    台下,众人一阵寂静。

    同样是造化境巅峰武者,为何差距这么大?

    结果原本势均力敌的局面,一下子出现了变化。

    之前还打的有来有回,可一眨眼间,白旭辉就败了,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白旭辉就口吐鲜血。

    另外九名造化境巅峰武者,此刻则是满脸的凝重,能如此简单就败了白旭辉,这种压迫力,在造化境中是少有的。

    他们是比白旭辉要强,可也强的有限,想做到如此轻易就战胜白旭辉,能做到这样的,只有三人,而这三人,此刻也是凝重无比,这个陆玄,没有看起来那么好对付。

    必须要十分的认真才行。

    今日一战,想赢真的很难!

    但无论如何都要一试才行!

    瑾瑜言倒是没太在意,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对于陆玄的实力,他也有了一个了解,击溃剩下十人应该是不难的。于此同时,瑾瑜言看向擂台,大声说道:“第一场结束,接下来随意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