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有些人的本事-黑科技大宗门-
黑科技大宗门

第四百九十九章 有些人的本事

    三日后。

    距离天玄不归路三千里的启元城。

    “是冯安义大师吧!早就听说冯安义大师一身修为惊天地泣鬼神,乃武道大师级的人物,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陆某佩服啊!”

    冯安义奇怪的看了眼对方,道:“这个……我认识你吗?”

    那意思很简单,我跟你不熟。

    远处,杨文锦和庄奇二人也是跟着来的,随行的还有第五天竺,苍月没来,陆玄觉得那小妮子完全没有必要学这些,贼坏贼坏的,哪还用的了他传授技能。

    此时,这三人正缩在一棵大树的后面,三双眼睛滴溜溜的盯着陆玄和冯安义二人。

    “你们说宗主能行吗?这冯安义前辈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虽然看似平和,可内心冷着呢!我当时都没跟他说上几句话,就被赶出来了。”

    这话是庄奇说的,反正他对陆玄行不行充满着怀疑,这要是其他人,他还认为有点可能,可冯安义,这个造化境的前辈,在启元城,那是出了名的难相处,也难说话。

    不,不是难说话,而是对方根本不跟你说话。

    话都说不上,就别谈什么成功了。

    “怎么,你们都不信?”

    见两人一脸怀疑的看着自己,庄奇顿时就不乐意了,连忙说道:“你们还别不信,启元城谁不知道冯安义前辈的大名,他出名不是因为修为,而是因为沉默寡言,不信,我拉个人过来问问。”

    启元城人不少,庄奇才转身就遇到一名才筑基境第三重的武者。

    “前辈,我上有老下有小,身无分文……”

    “毛病!我对你没兴趣,就是想打听一件事。”

    这人一听这话,顿时松了口气,可还是把右边手上捏着的一颗灵石转到了左手上,然后隐秘的塞进了后面。

    灵石贴肉,顿时一股凉意升起,他抬头瞄了眼庄奇三人,见这三人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不由长呼一口气,差点就被发现了,一颗灵石,可以足够他修炼不少时间了。

    “这人虽说只是向我打听事情,谁知道是不是想让我放松警惕,到时候好抢走我的灵石,我一定要谨慎一些,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一定要注意一点才行,不能让他们发现我身上有灵石。”

    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不想害他们,可也不想被他们害!再说了,我想害他们也没那个实力!”

    这人站在庄奇后面细细的思考着,直到庄奇再次转身看向他时,才从自己的小心思中回过神来。

    只是他并不知道,他那些小动作早就被庄奇等人看在眼里了,才一颗灵石而已,他们都懒得要。

    又不是有几十万的灵石,那没准真会起什么歹意。

    虽说不会杀人,可先借着用用,到时候修为上来了再还的事情还是有可能做出来的。

    这时候,庄奇跟杨文锦二人对视了一眼,随后看向那人问道:“你不用紧张,我又不吃人,再说了,我要是真的想对你怎么样,你紧张也没有用,对吧!”

    这人一听,觉得庄奇说的很对,这三人一看就知道自己招惹不起,打肯定打不过,他又没什么后台,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事情也做不了,倒是不如放平缓一点,武者,打不过对方不要紧,不是输了气势。

    当然,灵石还是得保护好。

    想到这,他也不紧张了,拱手称道:“前辈,您有事问好了,我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会让您等失望的。而且,您也找对人了,在这启元城,很少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哦,那倒是不错。”庄奇眼睛一亮,但也仅限于此,一个筑基境,能知道什么东西,没准还没他知道的多,之所以找这么一个人来,还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说的对吗?

    不然浪费这个时间干嘛?

    还差点把对方给吓到了。

    杨文锦和第五天竺则是相视笑了笑,也不说话,不时回头瞟一眼远处。

    庄奇也不耽误时间,开门见山道:“我问你,这启元城冯安义前辈你知道吧!”

    这人听后眼睛一亮,连忙道:“知道,前辈,要是其他事情,我知道的可能只是皮毛,可对这冯安义前辈,我可是调查了许久啊!知道他不少惊天大秘密。”

    庄奇就这么看着他,沉默不说话,还没看出来,以为是一个胆小如鼠的家伙,没想到现在倒是露出了狐狸尾巴。

    这人也不在意,继续说道:“你们可不知道,冯安义前辈想当年那是比我话还多。”

    三人笑了笑,你也知道自己话多?

    “不过好像在他刚突破天元境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从那之后就有些沉默寡言了。想当年,冯安义前辈绝对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武者,可现在,之前发生了那件事,见死不救的事情也见多了。”

    “不过我虽然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具体什么时候,查了一年多了,依旧没有任何头绪,最近我也烦的很,要是能爆料出冯安义前辈的隐秘,我在启元城可就出名了!”

    说完,他脸上不由露出的会心的笑容,陷入了某种想象之中。

    庄奇三人则是看傻子似的看着这人,真要是查到了冯安义的隐秘,出名肯定会出名,可冯安义铁定打死这人的心也会有的。毕竟能让人心性大变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甚至很可能是人家的逆鳞,不能让其他人知晓的那种,这种事情你敢爆料出去,冯安义怕是会疯。

    可疯之前,这人也死定了。

    “三位前辈,你们可不知道……”

    “行了行了,你可以走了,我们知道了。”

    目的达到了,庄奇直接赶人了,这人再让他留在这里,他们耳朵都得生茧子了,太能说了,都不带停的。

    “这个,前辈,我还没说完呢!”这人急了,自己好不容易找到几个想了解冯安义的,不吐不快,怎么他才说了这么一会就赶人了,是你们让我说的啊!

    “前辈,我还知道更多地隐秘啊!你们一定想知道的,这个可以……”

    可庄奇哪会给他机会,直接赶人了:“你再不走,你那塞后面裤裆里的灵石我可就拿走了!”

    “啊!”

    “前辈,没有,我真的没有灵石!”

    嘴上说着没有,可手却很诚实的捧着屁股,一边说着一边后退,直到退离十几米之后,他也不多说,直接拔腿就跑,那速度让庄奇看得也是一愣一愣的。

    庄奇看着摇了摇头:“跑什么,我又不要你那灵石,本来还打算给你几颗的,现在倒是省下了。”

    庄奇将握在手中的灵石放进储物戒,一脸的无奈。

    而远处的拐角,那名筑基境的武者恨恨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恶狠狠地说道:“让你胆小,让你小气,现在好了,那可是好几十颗灵石,就为了你,我损失这么大。”

    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一种想将手中灵石扔掉的冲动,太过分了。

    可是想到自己那些灵石没有拿到,再把这颗他扔掉的话,他损失就更大了,最后只能咬咬牙放进了怀着,看了眼庄奇等人就离开了。

    留在这里,也拿不回那些灵石了。

    可是他刚踏出一步,踏出去的脚就停在了半空,一瞬间就转身跑向了庄奇,然后跪倒在地:“前辈,灵石我要的,我怎么会害怕呢!为了灵石,我什么都不怕!”

    庄奇笑了笑,道:“我还以为你误以为我们是恶人,连灵石都不要了呢!”

    “哪有,我不是那种人!”说完,他心里加了一句:“为了灵石,什么都可以干!”

    不就是赔笑吗?

    不就是说几句动人心魄的话吗?

    不就是谄媚一点吗?

    这些都是小事,只要能拿到灵石,再多的事情我都敢做。

    庄奇也没难为他,笑着将灵石给了对方,然后笑着说道:“我看你骨骼惊奇,要是能凑齐五千灵石,不如前往天玄不归路试试,那里绝对适合你的。”

    说完,便是打发他走了。

    待那人走后,庄奇才笑着对杨文锦二人说道:“怎么样,我当时找上冯安义前辈,那都是做好了功课的,可是他油盐不进的,我是真的没办法,当时还差点被对方一斧子给砍了。”

    “好在我逃命的本事不小,不然现在你们哪看的了我。”

    “而且我觉得刚刚那小子说的不错,冯安义身上肯定发生过什么,现在你们还相信宗主能说服对方?”

    “一位造化境,也不认识你,你又不能直接给他什么,他就拿出几百万灵石给你?”

    ‘想一想,你们觉得可能吗?’

    二人为之沉默,想想的确不可能,谁给谁傻子,真的是傻子。

    换位思考,这他们如果是冯安义,没有拿出斧子砍人就很不错了,还想从他们身上拿走几百万灵石,就为了一个可能不知道的长老指点,傻逼都不会那么做,更何况一个造化境的武者。

    能修炼到造化境,不可能是傻子,傻子没那么厉害。

    真要是傻子,能到筑基境就了不起了,毕竟一些武学还是需要领悟的,傻子能领悟吗?

    ……

    这个时候,陆玄这边。

    冯安义也不说话,就这么冷冷的看着陆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不过他能感受的到,陆玄修为不比他低,甚至比他还高,不然他早就一斧子把人劈飞了。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再冷也要考虑到自己的小命,光冷那是傻子做的事情。

    “果然沉默寡言!”

    冯安义盯着陆玄,陆玄也就这么盯着对方,一直在打量对方。

    过了一会,冯安义见陆玄不说话,他也不耐烦了,直接就准备关门,不过却是被陆玄给挡住了。

    “还以为有多能坚持,也就那样嘛!才几分钟的时间就忍不住了,太让我失望了。”

    陆玄心中一叹,已经有了计较,想了想,脸上露出笑容道:“我看冯安义大师如今也造化境第七重了,很快就能突破超凡境了,看真要自己领悟,超凡路还远的很,但陆某这里现在有一条路,能让大师突破超凡的时间缩短一倍以上。”

    被陆玄拦住关门的动作,冯安义眉头一皱,正要发作,可一听陆玄后面的话,顿时冷笑起来:“陆大师倒是眼光独到,冯某如今才造化境第七重,连第九重都没到,陆大师倒是为冯某考虑起超凡境的事情了,这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陆玄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道:“我想冯大师的武道天赋一定不低吧!难不成真的对自己那么没有信心?连踏上超凡的自信都没有?”

    “再说了,造化境第七重上面就是第八重,再上就是造化境第九重,也就两重的差距,还真的需要几十年,几百年不成?”

    冯安义摇摇头,从造化境第七重到第九重,怎么可能要的了额几十年时间,如果说突破超凡境还差不多,只是小境界的提升,他有自信在三年内做到,可突破超凡,那不是自信就能解决的事情。

    “自然不需要!”

    陆玄双手一摊:“那不就得了,此事我暂且不说,就说说我自己吧!可能冯大师不会相信,几个月前我还只是天元境,可如今却突破到了造化境第九重……”

    “不……”

    “冯大师别着急否定,你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我做不到,你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在我这里他就是可能,而且是一定可以的。”

    “有些人的本事,不是冯大师你能想象到的。”

    “据此千里的绝地之中,有一处宗门,冯大师就算没去过,也肯定听说过了,我的福缘在那里,我想冯大师的福缘也定然在那里!”

    冯安义盯着陆玄,眼神变化了一阵,缓缓说道:“你想要什么?”

    他可不相信有人无缘无故会跑来跟他说这些,确实,这个世界有很多他觉得不可能的事情,但确实发生了,也相信陆玄说的,几个月时间从天元境到造化境第九重,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

    天玄世界大了去了,天才如过江之鲫,有人一夜从毫无修为到造化的事情都能发生,几个月从天元境到造化境,也不是多么值得震惊,值得怀疑的事情。

    可……

    冯安义望着陆玄,你需要什么?或者说,我需要付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