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忘恩负义-黑科技大宗门-
黑科技大宗门

第二十六章 忘恩负义

    “这……这是虚空挪移?”

    道一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一片空荡荡,就在刚才,陆玄脸色微微一变之后就消失了,好似梦幻一般。

    “虚空挪移……”

    道一低声呢喃,这时,杨文锦突然间走到道一身后,正好听到了道一低声呢喃的一句话,拍了拍道一的肩膀,十分平静地看着道一,说道:“道一前辈,不要震撼,也不要惊讶,你只需要这是基本操作就行。”

    道一回过神来,满是不可思议的道:“你是说我刚才看到的都是真的,宗主他真的可以做到虚空挪移?”

    “真,真的不能再真。”杨文锦点点头,虽然多少还是有些震撼,但他现在已经比较有抗体了,于是对道一笑了笑:“这些都是基本操作,宗门的可怕你现在才看到冰山一角,我来这里已经有段时间了,但了解到的依旧只是宗门的冰山一角,宗门的可怕现在才开始展现出来,到时候你就会亲身体验到了。”

    “那种刺激,那种震撼,那种可怕,那种恐怖,那种激动人心的一切……”说着,杨文锦露出一副陶醉的模样。

    道一露出很难看的笑容,他还处在震撼中没有反应过来,内心此刻已经是翻江倒海。

    “洞虚之上,这绝对是洞虚之上的可怕存在。”

    “难怪我看不透他,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如此天才的武者,太强了,虚空挪移,这得要什么层次的武者才能做到?”

    作为天罡宗太上长老,道一这位半步洞虚境才发现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他不敢去想,太可怕了。

    “道一前辈,要不你跟我来,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杨文锦没有想在这里多留,毕竟是宗主长待的地方,如今宗主不在,他们就得离开才行。

    道一回过神来,连忙摆手道:“别,别,叫我道一师弟就行,杨师兄入门比我早,理应为师兄。”

    此刻,了解到陆玄的可怕和宗门的神奇,道一哪还敢托大,连忙拒绝了杨文锦的称呼。

    杨文锦微微一笑,没有拒绝,本来就该如此,即便他想拒绝,宗门恐怕也不会答应,于是,杨文锦带着还有些懵逼的道一离开了这里。

    临走前,道一还忍不住的看了眼陆玄消失的地方,眼中满是向往。

    那等境界,才是他的目标啊!

    虚空挪移,天下之大,任我随行。

    ……

    血刀老祖眼睁一线,由于上半身全部插入雪中,呼吸微弱,脉搏时刻都有可能停止跳动,血刀老祖心急如焚,终日打雁,今被雁啄眼,这狄……

    血刀老祖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他虽说力竭,但也没有到死亡的程度,可刚才狄云那一脚,如果没有人即使救援,那空不小一时三刻就会死在雪中。

    一脚……

    一脚……

    他想到了数年前,那个叫陆玄的男子,对他说了一句莫名其妙但他当时却有些相信的话,只是因为时日太长,忘却了。

    “日后你有一生死大劫,好像是被一名练成神照经的青年活活踢死……”

    想到这句话,血刀老祖瞬间惊醒过来:“我这不就是被活活踢死的么?”

    “呸呸!”

    “老祖我还没死!”

    不用任何提醒,血刀老祖的求生**比谁都强,一眨眼的功夫,所有记忆全部在非常短暂的一秒钟内从脑海深处席卷出来。

    下一刻,血刀老祖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大吼:“宗主,救我!”

    似乎是怕自己叫喊的声音小了些,血刀老祖歇斯底里的再次大喊着:“宗主,救我,我是血刀老祖,救我……”

    血刀老祖喊完,他已经没有了一丝气力,甚至喊到最后声音都开始嘶哑。不过他最后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吼却是让已经放松筋惕的狄云三人心中一惊。

    “这恶僧,他还没死。”水笙抱着血刀,玉手捂着小嘴惊叫一声。

    花铁干更是被血刀老祖这歇斯底里的嘶吼,本就已经受惊的身体更是一个寒颤,身体快速地往后缩去:“快,快杀死这恶僧,不然他恢复过来,我们三个都得死,快,杀死他。”

    血刀老祖突然间从雪里发出的嘶吼也是吓了狄云一跳,只是对于花铁干的话,他有些迟疑,血刀老祖虽坏,且刚才还想杀他,但血刀老祖的的确确救了他。

    花铁干见狄云不为所动,立即就有些慌了,忙催促道:“血刀老祖乃天下至恶之人,你今日不杀他,一旦他恢复过来,你我三人都会死在他手上,对,还有我这貌美如花的侄女,也会死在血刀老祖手上,你难道就忍心看到我们死在他的刀下?”

    “这……”

    狄云明显有些迟疑了,血刀老祖刚才确实想要杀他,那凶狠的模样绝非玩笑,是真的恨不得掐死他。

    甚至他也觉得花铁干说的不错,血刀老祖一旦恢复,绝对会对他们出手。

    狄云咬咬牙,决定先控制住血刀老祖,至少不能让血刀老祖威胁到他们才行,于是他小心翼翼的走到血刀老祖面前,感受一番,血刀老祖身上的气息十分微弱,但他却是听到极其微弱的叫喊声。

    “宗主,救我。”

    狄云面露疑惑:“宗主?哪个宗主,他在求救。”

    狄云眼睛微微一缩,“这里谁会救他?”

    他想不通,更想不到。

    于是,狄云没有打算纠结这些,而是走到半个身体已经插入雪地中的血刀老祖面前,伸手就要控制住血刀老祖。

    “你若再动他,他必死无疑。”

    狄云伸出去的手快速地收回,眼睛警惕的望着周围:“是谁,谁在说话?”

    不仅狄云如此,花铁干和水笙听到这突然间响起的声音下吓的四处张望,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陆玄从虚空踏出,落在血刀老祖旁,顺手便是准备将血刀老祖从雪地里拉出来。

    只是陆玄才刚伸出手,狄云那震惊的脸色就是大变,连忙阻止道:“不要,血刀老祖一旦恢复过来,我们四个都活不了的。”

    闻言,陆玄瞳孔微微一缩,颇为不喜的看了狄云一眼:“便是血刀老祖杀光这世界所有人,也不敢在本宗面前放肆。倒是你,狄云,我到觉得你有些忘恩负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