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螳螂捕蝉(1/3)-黑科技大宗门-
黑科技大宗门

第二百三十六章 螳螂捕蝉(1/3)

    一股温和的力量至体内出现,融入血肉之中,体内血气如潮,灵力涌动,时而阵阵轰鸣声回荡,陆玄时时刻刻感到自身实力的变化。

    感受到自身的变化,陆玄嘴角立即泛起一抹笑意。

    感受着体内浑厚无比的血气,陆玄嘴角的笑意更盛,“只要我再苦修数日,灵动境第七重,不难!”

    扬起弓箭,太虚天箭术展开,陆玄察觉到这箭术的威力也暴涨了数倍,暗道一声。之前他虽然领悟了其中箭术,但却没有真正地施展过,实战经验不足,武学威力无法完全发挥出来。但经过一周的苦修,他终于是能够将这箭术的威力完完全全的体现出来。

    不愧是造化武学,功参造化,恐怖如斯!

    “以我如今的实力,不知正面对上灵动境第七重的血兽,胜算如何?”持弓,陆玄再次朝林海深处进发。

    陆玄如同地鼠一般,穿梭在茂密的丛林中,时而扬弓射箭,血界令中的数值就会提升。

    王修远跟在陆玄身后,有苦说不出,他修炼了身法武学,可是就算比陆玄跑得快,也没陆玄射出去的箭要快,很多时候,都是他人都拔刀斩向血兽了,却发现身后一支利剑好似从虚空中出现,快速地掠过自己,将自己明明可以斩杀的血兽射杀。

    血气值全部归了陆玄,他到现在还是零。

    然当陆玄前进数千米时,其身形骤然止住,目光透过茂密的枝叶缝隙,望向了外面的一处空地,此时,在外面空地上,凌厉的剑风骤起,一道道身影穿梭在其间。

    陆玄的气息立即沉寂下去,整个人如坐禅的老僧一般。

    双眸微眯,陆玄嘴角掠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这交战的双方,从穿着的宗门服饰就能知道,其中一方是十绝宗弟子,而另一方,他则有些陌生,也不知道是哪个宗门的弟子。

    丛林之中,剑气纵横。

    一道道矫健的身影纵横交错,阵阵沉闷声不绝于耳。

    数十丈开外,陆玄跃上树杆,居高临下,望着远处的空地,而王修远发现情况,立刻也跃上树干观察起来。

    “居然是……!”目光落在一道曼妙的倩影上,王修远眼中掠起一抹惊慌,“红莲宗弟子!”

    “他娘的,怎么会遇到红莲宗的弟子。”王修远低骂一声,十分头痛。

    “这红莲宗怎么了?”陆玄露出好奇,能让十分喜欢作死的王修远都露出如此神情,这红莲宗绝对不简单。

    “这群娘们!”王修远咬牙切齿的说道:“这红莲宗不过三星宗门,只收女弟子,这些个娘们,一个个长的都不错,甚至有一些美若天仙,别看她们人长得美,一个个都是蛇蝎心肠,毒的很,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这群娘们给阴到。”

    陆玄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看着王修远,嘴里突然间冒出一句话:“你是不是被她们干过?”

    “你怎么知道?”王修远对这群红莲宗的娘们很气愤,嘴里无意识的说道,紧接着反应过来:“哪里有的事情,我王修远如此聪颖如斯,会被这群娘们干?”

    “老子干她们还差不多。”王修远恨恨的说道。

    陆玄:“呵呵!”

    王修远脸色一黑,你呵呵干嘛?

    我又没有说假话,本来就是老子干她们。

    王修远转过头,透过丛叶突然间看到一道身姿曼妙的身影,身体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这女人怎么也来了!”

    空地上,一道身姿曼妙的女子轻呼一声,其身形如同断线的风筝般,朝后退去。

    这名女子有一张皎月般的精致面容,腰肢纤细,约莫豆蔻年华,身形修长。

    见到这么女子后退,三名红莲宗弟子皆是惊呼而出:“红莲师姐!”

    呼呼!三名红莲宗弟子立即朝后退去,化去四周激荡的剑气,深怕这名女子受到丁点伤害。

    雪白的丝绸长裙上沾染了不少血迹,女子眼中蕴含着煞气,葱白的玉指划过嘴角,擦拭一抹艳红,女子摇摇头,道:“没有什么大碍!”

    闻言,三名红莲宗弟子皆是暗松了口气,红莲师姐可是红莲宗的宝贝,若是出了差错,宗主和长老可是饶不了她们三个。

    “要开始了!”王修远似有些可怜的看着十绝宗几名弟子。

    什么要开始了?

    陆玄显然有些懵,正要询问间,王修远却是轻声说道:“不要问,看到比我说的更好,这女的毒着呢!”

    “不愧是四星宗门十绝宗的弟子,一个个修为不凡,真要跟我红莲过不去?”玉指扣住手中细剑,红莲身姿温婉,露出一点淡笑,红唇轻吐细语,让人不经意间就骨头酥软,一阵无力。

    几名十绝宗的弟子眼神迷离,双目放出精光,整个人在红莲这双能柔出水的眼睛下,陷入了迷茫,整个人都有些酥软的要倒下似的。

    红莲一阵轻笑,荡漾在几名十绝宗弟子的耳旁,顿时就让这几人脸上没有了任何煞气,一副温和的模样,而红莲此刻却是眼中寒意迸发,手中长剑直接破空而出。

    其他三名红莲宗弟子显然也对这种情况十分熟悉,应对起来丝毫不差,红莲刚拔破空射去,这三人也丝毫不慢,直接冲向十绝宗的几人,不到一个眨眼间,几名十绝宗的弟子就身死道消,被利剑割喉,鲜血四溅,让原本就已经显得浓郁的血气变得更加浓郁。

    看到这一幕,王修远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着陆玄说道:“陆玄,我们走吧,这女人就是个疯子,惹不起。”

    “你这么怕她,是不是以前被她如此引诱过,而你,上当了,差点人家一剑杀了!”陆玄有些幸灾乐祸。

    “怎么可能,我会被她诱惑到,我这人对女的没有任何兴趣。”王修远完全不承认,开始怂恿陆玄离开,看来这女的对他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连一向作死的王修远都不想太过靠近。

    然而,陆玄在看向红莲等人时,眼中却是带着一抹笑意:“你不觉得这些人身上应该有不少血气值吗?管他什么红莲宗,射杀取了血气值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