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天才炼丹师(3/3)-黑科技大宗门-
黑科技大宗门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天才炼丹师(3/3)

    药尘!

    这人竟是药尘!

    站在陆玄身后的慕骨老人四人,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位气息萎靡的老者,这人无疑就是被魂殿抓走的药尘。

    随后,四人的目光从药老身上移开,如同看到鬼神一般看着陆玄的背影,这……到底是何种手段,竟然只需要一个挥手,就能将他们关押着的药尘救了出来。

    这种神奇的手段,让所有人都陷入了震骇之中。

    而陆玄却是没有停止,继续闭上眼睛,无尽的神识扫视着整个斗气大陆,突然间,他的嘴角扬起一阵笑容。

    “找到了!”

    找到了,短短的三个字传到所有人的耳中,却是让所有人身体不禁一阵僵硬。而萧炎更是惊的看向陆玄,只见陆玄再次一个挥手,虚空之中一道裂缝快速地形成,裂缝之中,可怕的风啸声响起。

    “这是……”

    萧炎瞪大着眼睛,他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拿到虚空裂缝,似乎想知道,拿到裂缝中会不会出现那道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而在距离丹塔遥远的魂族。

    此刻,一道虚空裂缝出现,一道七彩玄光从虚空裂缝中出现,然后快速地朝着关押在某处铁笼中的男子袭去。

    魂族中众人惊骇地望着这道突然间从虚空裂缝中出现的七彩玄光,然而,就在其七彩玄光将铁笼中的男子笼罩进去之后,一道惊喝声便是从魂族深处响起。

    “敢在我魂天帝面前救人,那便给我留下吧!”

    魂天帝手中无尽的斗气释放而出,然后撞击在那七彩玄光所形成的虚空通道上面。

    只是,魂天帝失望了,他的手段并未阻止到七彩玄光,七彩玄光将其所有斗气全部挡住,然后反弹出去,将周围所有的魂族子弟全部震死。

    然后便是在眨眼之间,那被铁笼关着的箫战就彻底地没入虚空裂缝。

    “我要你死!”

    魂天帝望着在自己面前消失的虚空裂缝,愤怒地声音不断地从虚空裂缝一直传到了丹塔之处。

    萧炎盯着那虚空裂缝,没有多久,那数年不见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眼前。

    箫战!

    铁笼之中,箫战不敢相信的抬起头看向萧炎,“炎儿!”

    “父亲!”

    自己此生最担忧的两个人出现在眼前,萧炎再也把持不住的冲到二人面前。

    而陆玄,目光从萧炎身上移开,看向了那处虚空裂缝,平淡地说道:“本想灭了魂族,不过本宗现在决定,魂族还是留给我黑科技大宗门的萧炎长老了。”

    随后,便是朝着虚空裂缝一个挥手,一道金光便是将整个魂族笼罩其中,无人能逃。

    魂天帝愤怒出手,可是这道光罩太过恐怖,任他如何,也完全无法震动丝毫。

    “可恶!”

    “可恶!”

    魂天帝充满着怒火嘶吼起来,只是陆玄却并未在意。

    ……

    “现在,跟本宗走吧!”陆玄看向萧炎。

    萧炎起身,想了许久,然后眼神在药老和箫战身上看了许久,这才点点头。

    陆玄微微一笑,然后看向了另外一人,曹家妖女曹颖。

    “曹颖,你可愿随本宗前往黑科技大宗门,成为我黑科技大宗门中第五位长老?”

    闻言,曹颖目光一滞,显然她未曾想到陆玄会找上她。

    不过你起萧炎的迟疑,见识过陆玄那无比神奇的手段的她,几乎没有过多的思考,就点头答应了。

    她真的对陆玄所说的那片世界很好奇的呢!

    ……

    当萧炎安排好药老和箫战之后,陆玄便是带着萧炎和曹颖二人出现在黑科技大宗门,至于慕骨老人等人,被封禁了修为,也只能任由玄空子把捏。

    对于这黑科技大宗门,二人显然是极为的好奇,而也在此刻,宗门之中一阵迷雾消散,两个大殿显示出来。

    炎帝殿,颖殿。

    安排好二人之后,陆玄就回到了小屋。

    而在这个时候,在距离天玄不归路大约九万里的地方,这里是一处宗门,虚丹宗。

    今日的虚丹宗,人声鼎沸,而原因就是今日便是虚丹宗招收弟子之日。

    作为东玄域少有的几个以培养炼丹师的宗门,虚丹宗在东玄域的名声很大,即便虚丹宗宗主修为不高,但却是一名五品炼丹师,地位比造化境武者还要高上很多。

    丹云从小的愿望并不是成为一名武者,而是一名炼丹师,他亦是万千准备参加虚丹宗入门弟子考核中的一员。

    只是此刻的他却显得很狼狈,而原因就是他在炼丹上面的天赋太高,从而引起了虚丹宗一位长老子嗣的嫉妒,或者说,跟虚丹宗的宗规有很大的关系。

    在虚丹宗,想要成为宗主,跟修为是没有多大关系的,而是跟炼丹术有很大关系。若是炼丹术能够超过宗主,便可申请与宗主比试炼丹,若是能够战胜宗主,便自动成为虚丹宗的宗主。

    而丹云炼丹天赋极高,那长老的子嗣却是在丹云还未参加考核的时候,就对他下了毒手。

    只是丹云运气好,掉下了悬崖,这才保存了性命。

    不过,那人可没有打算放过丹云,即便是掉下山崖,依旧派人追杀,甚至最后那位长老都亲自动手。

    丹云一路东逃,满身狼藉,身上血迹斑斑。

    不过他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身后的追击就没有停止过,让他不得不一直逃亡。

    直到现在,他已经无路可逃。

    “丹云,放弃吧!我说过,你逃不了的,只要你死了,虚丹宗宗主之位就是我管玉轩的囊中之物了。”

    说完,管玉轩更是放肆的大笑起来。

    丹云怒不可揭的看着管玉轩,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管玉轩生吞活剥了。

    他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这人,竟然最后会如此加害于他。

    “管玉轩,枉我丹云如此信任你,还未考核之前拿你当兄弟,可没有想到,你竟然骗我,甚至还想杀我。”

    “就因为我炼丹天赋比你高,你就要如此不成。”

    “若你要那宗主之位,我丹云发誓,绝不会与你争夺,可你,竟是想直接要我的命。”

    管玉轩脸上闪过一抹狞笑:“发誓?我不相信发誓,只相信死人才不会成为我管玉轩的竞争对手。”

    ‘杀了他!’

    只是他刚刚喊完这话,管玉轩却是朝着远处喊道:“救我!”

    “救你?”管玉轩冷笑一声,“没有人能救你,谁也不行,我管玉轩想要杀的人,也没有人敢救。”